前一陣子聽同事說想去澳洲晃晃,露出羨慕的眼光,一直也很想去澳洲,想到寬闊的草原、滿地的(?)野生動物就覺得很開心。順口問了同事打算去多久?
 
同事笑笑的回答:「半年吧」。
 
「半年?」我(努力)瞪大眼睛「老闆給請這麼久的假嗎?」。
 
「我不打算用請假的,反正這個工作已經做了一年多了,乾脆換一個工作囉!」同事露出人不輕狂枉少年的笑容瀟灑離去。
 
留下驚到嘴合不攏的我(果然是沒見過大風大浪的鄉下人)。
 
雖然很欽佩同事的勇氣跟行動力,但是對剛從失業的深淵爬出來的我來說,除了佩服,一點都不敢羨慕。對我這種”找工作運”宇宙無敵霹靂差的人來說,沒有這種想換工作就換工作的命啊〜(有也要等一年半載之後我忘記失業的痛苦再說唄XD)。
 
對於這種隨心所欲的自由,以前的我是很習慣的。身邊的朋友不多,但都很知心,不需要時時刻黏在一起鞏固友誼。父母對我也算是放心,所以很多事情他們都會放任我自己決定,包括任性的決定要離家工作、不想忍受前老闆的折磨隨便辭職、甚至是零存款還敢花最後一次領到的薪水出國去玩樂,一整個很我行我素啊〜
 
但是,在遇到機器草之後,情況就不同了。
 
以前電話愛接不接的我,從此要拉長耳朵仔細聽有沒有來電的鈴聲。偶爾回家後想跟姊妹們出去過過”年輕人的生活”,出門前要先報告。想去旅遊,更是要先想想寶貝會不會寂寞,是否會離開太多天等。在林柴妹加入後,更是減少了想去哪就能去哪的悠閒,連偶爾的小約會,也是要先把林柴妹安置好,才能心無旁鶩的出門遊蕩。
 
說起來,是一整個沒有自由啊〜
 
不過,這是屬於”心”的不自由。心裡會時時刻刻惦記著不知道機器草在做什麼?睡醒了沒?吃飯了沒?想到就會多看一眼手機,擔心會有未接來電。出門前就想打電話告訴機器草接下來要去哪裡,事事都想和機器草分享,連和姊妹間發生了好笑的事,也第一個想打電話告訴機器草。
 
去年任性的出國旅遊,更是深刻的體會到。堅持送我到機場的機器草,在機場裡緊緊地握住我的手。雖然和姊妹開心的有說有笑,但隱隱地感到慌張,原以為這只是第一次出國的緊張和興奮感,卻在進入海關、眼裡失去機器草的蹤影後,心一整個空掉。上飛機前,噙著眼淚撥了電話給機器草,才發現,心,早就不自由了。後來會很沒用的答應以後不再自己出國,也是因為這樣吧!
 
至於林柴妹那傢伙,一天沒見到她那憨憨的笑容,也是會想念的呢!(笑)
 
雖然心很不自由,但是有你們在,我覺得很幸福〜
 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3u122 的頭像
k3u122

人柴同G日記

k3u1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